猫妖之防不胜防(玄幻)

作者: 6165金沙总站  发布:2019-10-09

图片 1

(前情提示:女主素影因为在天庭得罪天后,被罚落人间,每一个轮回永受世间苦情的折磨。千墨是只猫妖,冥冥中的缘分让它对此女不离不弃,每一篇文字是一个轮回的故事,随着故事发展,很多谜团逐渐解开……谢谢阅读!)上一章:猫妖之在劫难逃

1、

天蒙蒙亮,原本看似要放晴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,天边扯起了闪子,一阵雷声滚滚而来。

站在阳台上等了一会,没收到对方的回信,昔年便把自己之前发的短信删掉了,回头看了看卧室,床上的妻子还保持着他起床时的姿势。他将手中未烬的烟熄灭,摸了摸额头,缓缓走回房内。

刚躺下,妻子一声嘤咛回转身紧紧抱住了他,他顿了顿,回手将她拥入怀中,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,像哄婴儿一样。

猫妖之防不胜防(玄幻)。昨晚,妻子告诉他一个好消息:她怀孕了,他就要当爸爸了。结婚三年了一直没有孩子,这个消息像是一场旱后甘霖,畅快淋漓。

昔年抱住妻子忘情地深吻下去,然后把她小心翼翼抱到床上平躺着,自己轻轻地抚摸着那尚未隆起的腹部,一种奇异的幸福感像过电般通满全身。

但没多久,这种幸福的感觉被脑海里闪出的另一个女人的脸打破了。旋即,昔年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中。

她叫素影,是妻子美君的好朋友,也是昔年的情人。

素影是美君在学习插花的时候认识的。她是插花班的老师,跟美君无话不谈便成了好朋友。

她找对象的时候总是强调感觉,于是高不成低不就,光荣地成了一位剩女。

第一次被美君带回家做客的时候,素影穿着一款无袖碎花的曳地长裙,露着紧致光滑的手臂。V领在春光乍现的那一个点及时收住,露出漂亮的锁骨和白皙的颈脖。

当时昔年正窝在沙发里看书,一抬眼,素影已经走到他面前,大方地伸出手介绍自己:“你好,我是素影!”

一阵若有若无的芳香,轻轻柔柔地萦绕在她周边。昔年竟有些走神,没有及时回应。美君在边上调侃到:“怎么?你还没从那些故事里走出来啊?快见见我的闺蜜!”

昔年急忙放下书本,站起来回握住了素影的手,那温温软软的细腻触感,竟让他的心突突乱跳:“你好你好,我是她老公昔年。”

站起来的昔年个头高高的,皮肤白净,一股淡淡的烟草加薄荷的味道迎面而来。素影星眸闪烁,一时无语竟怔住了。

气氛有些尴尬,幸好美君这时去冰箱拿饮料了,没有看见这个场面。等她回转身时,他们已经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两端了。

此后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多了。基于第一次的好感,他们之间便有了一些心照不宣的小暧昧,就像被冻土强压住的冬笋,只等着一个契机,破土而出!而这个契机很快就出现了。

2、

昔年的工作需要经常跑外地出差,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云南。在飞机场办理登机牌的时候,一个娇俏婀娜的身影撞进他的视线,是素影!他的心狂跳起来。

巧巧的,素影这次去云南花市进货,也是乘的这个趟次的飞机。没想到会碰到昔年,她绯红着脸开心地向他挥手打招呼。

殊不知,此时命运的轮盘已悄悄启动,一切都向着安排的走向发展着

这次云南之行,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故事都发生了。归途,飞机上他们相拥而坐,相看两不厌。

“你为什么会喜欢我?”素影噘着嘴俏皮地望向昔年。

昔年没有作答,猛地啄住她的红唇狠狠吸吮起来。素影挣扎着把他推开,俏脸绯红。她平复好急促的呼吸,突然说道:

“我可有个规矩,把我的身子给你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我给你时间跟美君姐讲清楚,跟她一刀两断后娶我!”

昔年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,有些发怵。

“怎么?后悔了?”素影媚眼如丝,抱住昔年的胳膊压在自己柔软的胸部摩挲起来。

昔年有些飘然,一股热流在体内游走着。他轻轻咬住素影的耳垂,压低声音道“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!你这样叫我怎么舍得离得开你!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3、

昔年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一样,哄哄就罢了,不会当真。没想到素影是个很轴的人,外表柔弱内心却十分倔强。在后来相处的日子里,她依旧不依不饶地坚持着要和他在一起。

猫妖之防不胜防(玄幻)。他才不会那么傻跟美君离婚。美君是个很好的妻子:经济独立,又会操持家务,长得也很漂亮。最重要的是她很爱自己,爱到可以包容他的一切。

所以当素影屡次要求他离开美君跟她在一起时,他的心中便会更多一份疏离。

尤其是她还经常会用自杀的方式要挟自己,站在桥上、房顶上、轨道旁......想起这些昔年就很烦。

素影就是个妖精,外表清纯骨子里却放荡不羁,这是最让他不能自持的一点,跟她在一起完全可以体会到什么是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。

可是再美味的珍馐吃多了也会厌倦,尤其是当这份美食就象河豚一样,一个不小心可能会中毒送命......

昔年有些不寒而栗,目光转向手机。他紧紧盯着手机屏幕,既想快点收到回信,又害怕看到内容。

妻子美君突然睁开眼睛,迷迷瞪瞪地问道:“老公,你这么早就醒了?”

4.

猫妖之防不胜防(玄幻)。也难怪素影收到短信时,会情绪失控。短信上写着:

“素影,美君怀孕了,我是不会跟她离婚的,我们分手吧!你要什么补偿尽管开口,我什么都答应你!或者,如果你愿意,也可以当我的情人,我会继续对你好的!”

一边的猫咪被她的失态吓到了,绷紧着身子慢慢地靠拢,用湿湿的小鼻头触碰了一下她。素影猛的抱过猫咪大哭起来,脸埋进猫咪蓬松的毛里,猫咪挣扎着回头舔舔她的侧脸。

猫咪浑身漆黑,眼睛却金灿灿的,像两滩美丽的金沙,脖子上还坠着个小叮当,可爱极了。

当时将它捡回家的时候,素影歪着头望着这团可爱的黑:“叫什么名字好呢?”

猫咪磨叽着嘴发出“MOMO”的声音。素影抿嘴一笑:“墨墨?!好听,就叫你墨墨!”

猫咪开心地立起身子,两只爪爪搭在素影的膝上,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脸,她“咯咯咯”地笑起来。然后,又莫名地怔住了,她总觉得这一幕似乎在什么时候发生过,可总也想不起来......

猫咪眼中闪着急切的光,心中暗自喊道:“傻瓜,我是千墨!我是千墨啊!”

此时千墨将尾巴翘得直直的,一抖一抖,在素影身边不停歇地蹭着,湿湿的小鼻头拱着她拿电话的手,可劲地想分散她的注意力,然而最后还是被她轻轻推开。

千墨垂头丧气卧倒在她身边,团成一个饼。它有些懊悔自己出现得太晚了,如果能早些来,会不会就可以阻止她认识又一个渣男呢?

素影再次盯着那条短信,目光突然变得决绝。她果断地回道:“你不跟她离婚,我就死给你看!还要把我们的事情公之于众!”

千墨心想:这个傻女人,这是要鱼死网破的节奏啊!

5、

手机短信提示铃闪着诡异的光,像黑暗中吐着的蛇信子。昔年正犹豫着要不要点开,怀里的妻子扭动了一下,指指手机提醒着他。

昔年小心翼翼地放开妻子,起身下床借口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得起床了,今天还约了客户呢!”

他匆匆拿起手机,揣进兜里,走进了洗漱间,关上门。

美君坐起身子,若有所思地望向他。她拿起自己的手机,点击,发送短信。

昔年迫不及待地打开素影的短信,每一个字都像伺机待发的野兽,充满了危机与警示!对她的最后一点情感在流逝消亡着,他抖抖索索地删掉短信,心里一时没了主意。

美君在屋里喊他,昔年急忙收拾好情绪,回到卧室。美君举起手机,冲着他微微一笑:“昔年,素影说今天她有空,想请我们吃晚饭!”

昔年怔住了,眼光慌乱地躲闪着,心想这个素影是要玩哪出啊?他搪塞道:“今晚啊?只怕没有时间,客户那里有应酬!”

美君笑盈盈道:“这样啊,我还想着今晚把我们有孩子的好消息告诉她呢!那就明晚?”

昔年犹疑着走到阳台,此刻天空已经撕开了口子,下起了瓢泼大雨,隔着窗户都能听到狂风的嘶鸣声,雷声时不时地炸响,闪电狰狞地抽搐着,劈在昔年苍白的脸上!

既然躲不过了.......昔年想了想,弱弱地回答道:“好吧,那就今天晚上,我把客户推掉!”

6、

素影没有去上班,一天都窝在家里。千墨默默地陪着她,它牢记着师父的话,不随便使用法力,但如果是万不得已,为了她,它愿意铤而走险......

素影没有收到昔年的短信,倒是接到了美君的短信,她约她今晚吃饭,说是有好消息要告诉她。

好消息?哼,能有什么好消息?素影冷哼着。她打心里瞧不起这个又蠢又可怜的女人。

这时手机铃声响了,是昔年的电话!素影脸上一阵狂喜,她欢欣地接通,大声喊道:“昔年!我就知道你是离不开我的,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?”

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,才开始讲话,语气中充满了责难和厌恶:“素影!你究竟想怎么样?这样玩下去有意思吗?今晚你有什么诡计?我警告你,不要伤害美君,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

“昔年,我怎么了?......喂喂喂!”素影捧着挂断的电话,有些不明就里。可是昔年那种狠绝的语气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。

不管有多大的误会,事实已经证明,昔年已经做好了决定,不会跟她在一起。

那么,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她那么地爱他啊。素影扑倒在床上又开启了悲痛欲绝的模式。

千墨望着这个被嫉恨和痛苦扭曲的女人,心疼不已。它走到阳台,恨恨地望向天际,仿佛看到一个面目丑陋的女人正扯着嘴笑看着自己导演的一场好戏。

千墨心里嘶吼着:“天后!我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它愤愤地将爪子刨向猫抓板,假想它就是天后。

它密切关注着素影的行为,生怕一眨眼就看不到她。

素影痛哭过后,突然立起身子,机械地走到洗漱间,将自己清洗干净,然后走到梳妆台前,对着镜子化起妆来,眼神却怪怪的,里面没有半分情绪。

千墨看得心里只发怵,毛一根根炸起。

“不要再看了,这个轮回她的命运即将到头了,千墨!跟为师回家吧。”师父默默地出现在它的身后。他表情凝重,将手伸向千墨。

千墨又是一躲,这次它的眼里噙满泪水,写满了不甘。

“千墨!命运安排好的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,除非你比安排命运的人强。不要再造次了,如果天后怀疑起来,会牵连到你的!”师父轻声劝慰道,心里在万般后悔不该心软送它来这里。

“师父,就让我陪她走完这一世最后一程吧!”千墨倔倔地望着师父,口气里充满乞求。

“唉......千墨你,”

“师父!呜呜呜!”千墨抱住师父的腿大哭起来。

“千墨你又.....好吧好吧,切记不要使用法术!以免惊动天后!”师父万般无奈,缓缓消失了。

7、

“墨墨乖!听我说,我可能会要搬家了,那里住不下你,你那么可爱,乖乖地呆在这里,一定会有好心人把你收留的!”

素影将千墨抱到一楼的厅堂里,然后将所有跟它有关的东西也一一带了下来。

千墨凄婉地叫唤着,却再也得不到她的回应。千墨一点也不恨她,反而非常感激,这种时刻她还记得先把自己安顿好!

随后素影就出门了。千墨紧紧地跟在了她的身后,大雨滂沱中她打了个的士,在一座大桥边下了车。

桥上除了匆匆过往的车辆,再无行人。而且雨中视线模糊,不会有人发现这个在桥上徘徊的女子。

素影拿出手机,拨通了那个男人的电话,大声喊道:“昔年,我现在就站在桥上!你十分钟内不赶过来的话,我就跳下去!”

“你这个女人!又来这招!”昔年喊道,愤怒而又无奈。

他和美君正在饭店里等她,菜都点好了,却不料她打来了这样一个电话。他惊怒地站起身来,美君慌慌地看着他连问怎么了......

昔年抱住美君的肩膀,绝望地回答:“素影要自杀!我得赶过去救她!你在这里等着......”说完头也不回地冲向茫茫大雨中。

美君神态微变,眼中闪过一丝寒意。她掏出手机,拨通电话,急切地说道:“喂!他们真的像你说的那样......”

8、

大雨中的江水,惊涛骇浪,水天相接,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。素影紧紧挨着桥栏,俯身向下看着,没有丝毫惧意。

千墨狂奔到素影的身边,用嘴死命地咬住她的裤腿。素影看到了千墨,既惊讶又崩溃,没想到生命中最后一刻竟是一只猫咪作陪。

她蹲下身子抱住千墨大声地哭了起来。

“不要做傻事!”千墨急得忍不住说起了人话。

素影惊讶地看着它,然后又惨然一笑:“我居然产生幻听了?!墨墨,要是你是个人该多好......墨墨,下辈子我想变成一只猫!”

说完,她放下千墨,站起身来,眼里充满了决绝,仰着身子朝桥下倒去。不远处,那个男人正大喊着奔过来。

千墨把师父的话全忘记了,它默念起口诀:“定!”一切静止。

诡异的画面中,素影双手伸展着停滞在半空中,而那个渣男歪斜着嘴脸,一只手正伸向素影。

千墨心中翻江倒海,它拼命地回想着自己学过的法术,突然灵光一闪,不是有一招叫灵魂置换吗?

它诡异地望着眼前的两个人,打定主意,那么就让这个渣男代替素影去死吧!

“千墨!不要!”师父的声音远远地传来,充满了担忧。

千墨不顾一切,快速地念起了口诀。一道晃眼的白光过后,千墨被一股大力击倒在地面。

回过神来,眼前的一切已经重新动了起来。只是那个渣男停住了脚步,有些茫然地望着周遭。而坠入水中的素影却发出惨叫:“为什么死的是我啊!”

千墨了然,自己的法力已经奏效,死的是昔年,活下来的是素影!

反正只要她活着就好,管什么肉体,活着就有希望,千墨笑了。

它觉得嗓子处有些腥甜,张开嘴一口污血喷了出来!毛绒绒的身体耷拉着像堆脏脏的毛发,无力地瘫倒在地。

一台的士停在桥上,上面下来了美君。她走向栏杆,往下看去,素影的尸体正在江水中翻滚着。

“昔年”这时已经清醒了,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眼前的一切却令他更加难以接受。

她试着跟美君解释:“美君,我是素影,不是昔年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们身体互换了......”

美君冷若冰霜地看着“昔年”,恨恨地说道:“到了现在,你还在骗我!”

“昔年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脏事。你嫖妓、出轨、玩一夜情,没有一样是我不知道的,素影不过是你玩弄的很多女人中的一个。”

“昔年”怔在了原地,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又蠢又可怜的女人,不过是那个男人的众多玩物之一。

美君恨恨道:“要不是遇见他,我还不知道自己能熬多久!”她回头向的士望去,一张模糊的男人的脸出现在窗前,他冲美君招招手。

“昔年!我恨你!恨不得刚才跳进江里的是你!”

“我现在就要打电话报警,是你杀了素影!杀人偿命!”

“然后要告诉你的是,我根本就没有怀孕,你不配做父亲!!!”美君表情扭曲着朝着“昔年”吼道。

“哈哈哈,原来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,你安排了我与昔年的见面,安排我爱上昔年,安排了我因他而死.....然后报警抓昔年,好一个一箭双雕啊!”

“爱人玩弄着我,连最好的朋友也欺骗着我!”“昔年”绝望地惨笑着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,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!”美君拿出手机,拨通了报警电话。

“不用麻烦你报警,我现在就遂了你的心愿!”猝不及防,“昔年”快速地冲到桥栏处,毫不犹豫地翻身跳进了滚滚江水。

“不要啊!”倒在一边的千墨拼尽力气喊道,立马被呼呼的江风湮没。

这时,的士上那个男人走了下来,他没有朝美君走去,却是直直地走向千墨。他蹲下身子,眼中一抹邪魅的笑意:

“你就是千墨?一只小猫妖,还想跟我斗,你有那个本事吗?看看吧,你的出手相助只不过是加重了她的痛苦而已,说到底,我还要谢谢你哦......哈哈哈!”

千墨干瞪着眼睛望着他,只见他慢慢幻化成一个女人,然后又变成一道光,嗖地消失在天际,留下一串“咯咯咯”的得意笑声。

“说了不要你用法术!这回可好,到底是惊动了天后!”师父出现在它身旁,望着天际,心中莫名的烦恼,他疼惜地将千墨抱起兜在怀中。

千墨迷茫地望着师父,泪水泛滥着:“师父,这次我又害了她。”

师父道:“不要管她了,你先自求多福吧。”

9.

天庭里,天后令人把千墨的命运簿拿过来,刚看了几页,便失手掉在了地上,她喃喃自语道:“原来是他!”

边上的侍女慌忙将掉在地上的册子捡起,双手呈给天后。天后没有理会,双手交合着,默默地望向天庭外此起彼伏的云海,一如她此刻的内心。

天后眼神里变幻着各种情绪,眉头微微蹙起,面露一股肃杀之气。她突然一甩衣袖,对侍女吩咐道:

“速传夜修前来见我!”转身走进了内庭。

而身心俱伤的千墨被师父抱回洞府后,陷入深度昏迷中。他唤来大徒儿蓝刹:

“你把千墨带到山后的温泉,找个浅点的池子安置好,为师随后就到!”

这时,悬在腰间的一块玉佩突然一明一暗地闪了起来,他心下了然,轻叹该来的就要来了,有些事情再也瞒不过去。是的,他就是夜修。

侍女将夜修引到天后的内庭。掀开门帘,天后正背着身子对着他们,看似一动不动,发髻上的金簪却在簌簌地摇晃。

夜修整了整衣冠,双手交合躬身请安。

“哼!夜修,你的胆子可不小啊,欺上瞒下!你……”天后猛的一个转身,急恼地向千墨的师父夜修轻吼。

瞄见他身边的侍女,又急急地打住话头。她焦躁地对侍女挥挥衣袖:“你先下去吧!”

侍女惶惑地躬身退下,知趣地将门关好。

天后闭上眼睛深呼吸,平复了一下心情。再睁开时,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怒气,里面涌动着不明意味,充满了疑问。

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那次之后,我曾经找了他很多时日,一直无果,以为他早已灰飞烟灭了!却怎想……”也许说急了竟有些哽咽。

夜修为难地回道:“这个……天后,请恕臣此时无法告知。”

天后杏目圆睁,半怒道:“你不怕我禀告天帝,治你的罪吗?”

夜修躬身:“不敢,但是微臣也知道,天后您是最不希望看到他出事的人。臣只是想着您知道得越少,在天帝面前就会表现得越自然。”

天后不禁哑然,她别过头小声嘟囔道:“我才不会管他的死活呢!”言语间竟露出小儿女情态。

夜修看在眼里,心中暗自叹息。他补充道:“千墨对自己的身世毫不知情,微臣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全他。”

天后身形顿了顿,然后缓缓走到身边的案桌旁,拿起一个小锦盒,转身递给夜修:

“这是用万年冰蛤和金莲配制的上好伤药,你且拿回去给他用吧,最好配以你的功力给他调理一下。”

然后轻舒一口气道:“活着就好,夜修……你护主有功。”

突然她猛的一挑眉,像想起什么似地问道:

“那个贱人素影!他怎么会跟她在一起?难道还是忘不了……”

夜修比出噤声的手势,瞄一瞄门的方向。天后立马警觉地住口,她双眉紧锁,眼里腾升起少许恨意。思虑了片刻,便命人传唤负责命簿撰写的仙官于前庭进见。

天后示意夜修先走出内庭。片刻后,她也来到前庭,登上自己的座位,双目不怒而威地望向众仙人,宣布道:

“猫妖千墨违反天条,在凡间擅自使用法术,扰乱常规,念其初犯,罚其流沛人间,经受一轮人间苦情。”

“命簿仙官!你且留下来,我与你商讨具体细节,其他人先退下!”

天后眼中闪过一丝狠意,面目冷峻地挥挥手,夜修欲言又止。天后用腹语传音给夜修:“三天后!”

夜修急急地赶往后山温泉,蓝刹正小心翼翼地扶着千墨躺在泉水中,它身上的血污已经冲洗干净,却还在昏迷中。

夜修将千墨捞起,一个旋儿回到洞府密室,他隔空留话给蓝刹:“这三日好好看着门,勿要旁人来打搅!”

下一章  猫妖之相爱相杀

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6165金沙总站,转载请注明出处:猫妖之防不胜防(玄幻)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