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

作者: www.3015.com  发布:2019-10-06

图片 1

01

那是六月最热的一天,日头像着了火似的,火辣辣地烘烤着地面,沿途的花草树木皆像被抽干了水份,焉焉地低垂着脑袋。

罗奕这一天赶了很多路,在近晌午的时候,看到一处林子,便停下来小歇,他取下戴在头上的斗笠,拿在手上当扇子使唤,汗水顺着他的五官像小溪一样淌下来,他拿衣袖拭了拭。却忽然听到从林子深处传来一种很古怪的声音。

罗奕顺着那声音走过去,发现地上倒着一个少年,他显然是犯了什么急症,全身不停地抽搐着,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着滚。

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。罗奕忙走过去问道:“小兄弟,你哪里不舒服,我送你去瞧大夫。”

那少年虚弱地说:“带,带我去,有水源的地方,快,快!”

人命关天,罗奕赶紧抱起那少年,发现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温度,活像个活死人,罗奕只当他是病得厉害。

可惜,荒山野岭的,连户人家都很难看到。罗奕抱着那少年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。终于找到一个浅滩。

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。那少年脸色惨白地说:“快,把我放进去。”

罗奕把那少年放进浅滩中,水面上立刻生出了许多泡泡,一层一层的,像开花似的奇观,待那些水泡消散之后,罗奕很惊异地发现那少年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。他正奇怪间,那少年已经从水中站了起来。

罗奕这才发现那少年生得剑眉如画,英姿不凡,他的脑子里不禁冒出一句话来:此人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看。不想,这世间还有如此貌美的少年。

罗奕不禁有些自惭形秽地瞧了一眼水中的倒影,站在少年身边的自己,显得多么的粗陋啊。

那少年抱拳道:“多谢公子施救!我叫阿执。不知恩公如何称呼?”

罗奕也赶紧抱了拳回道:“在下罗奕。四夕罗,对奕的奕。”

那叫阿执的少年听了罗奕的名字却笑了:“想来我们也是有缘,我们的名字加起来就是执奕。难得你救了我,我可以许你一个愿望。你有什么心愿,最想达成的,我一定会帮你实现。也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罗奕忙摆着手道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,大家常在江湖上走动,谁没个一急两急的,应该的,应该的,阿执公子此后莫要再提报恩之事。”

罗奕不肯说出他的愿望。阿执笑笑便作罢:“罗公子,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罗奕扶着腰间的剑说:“我打算去灵山。”

阿执道:“我家刚好在灵山脚下,离家这么久,我也该回去了。不如与罗公子结伴同行吧。”

罗奕迟疑了须臾,才笑道:“好极。”他说着从身后的包袱里找出一件自己的衣衫递给罗奕。

“公子这样很容易生病,赶紧把我这件衣衫换上吧,虽旧了些,倒是干净的。公子莫要嫌弃,身体要紧。”罗奕劝道。

那是一件青色的衣衫。阿执换上后,倒衬得他越发英姿焕发。罗奕的眼睛都看直了,他在心里头寻思,这样一张脸,若是生在一个女子的脸上,该美成什么样啊。罗奕想象着这张妖孽的脸换到一个女子的身上的情景,面色不禁泛起红来。

阿执见罗奕一直瞧着他,目光涣散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便怪道:“罗公子为何一直瞧着我出神,是阿执生得太过怪异了么?”

“啊,不,不。”罗奕被阿执这一问,脸色红得更加厉害了,“是,阿执公子太美了。”

“噗——”阿执忍不住笑了,“我们这样公子来公子去的,叫着麻烦,听着也麻烦,不如去掉公子,你叫我阿执,我叫你阿奕如何?”

“好,好主意。”罗奕开心地点头。

02

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。两人一路上说笑笑,相谈甚欢。

阿执不经意地问罗奕:“阿奕去灵山做什么?”

罗奕叹息了一声说:“师门不幸,出了败类,我想寻得上古神剑,重整师门。师傅说过上古神剑很有可能就在灵山。”

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。“上古神剑?”阿执的表情顿了顿,他的目光忽然投到远处的一株桃树下,见有两个年轻人手持香烛, 跪在地上,也不知道在叩拜些什么,嘴上还念念有词: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”

这是什么鬼诅咒啊,阿执奇怪地问身旁边的阿奕:“阿奕,他们在念什么咒语?”

罗奕瞧了一眼,笑道:“他们不是在念咒语,是在拜把子。”

“拜把子?”阿执对这个词似乎很新鲜,他奇道:“拜把子有什么好处?”

罗奕愣了愣,他似没有料到,身在江湖的阿执如此不谙世事,还是一派天真的模样,这在尔虞我诈的江湖是极难得的。他耐心地解释道:“这样说吧,拜把子就是,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,拜为兄弟,立下誓言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,生死与共,像亲兄弟那样相处。”

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。“生死与共,像亲兄弟党那样相处。听起来好向往。”阿执低着头不知寻思些什么,他再抬起头来时,双眼像星子一样闪亮:“阿奕,难得我们这么有缘又投缘,不如我们也拜个把子吧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。”

“好。”罗奕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他们选了一棵长得比较结实的桃树,两人一并跪在桃树下。

“皇天在上,后土为证,我罗奕愿与阿执结为兄弟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,”

“……阿执愿与罗奕结为兄弟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”

礼成。罗奕率先站了起来,他拍着阿执的肩膀说:“还不知你的年纪。我今年十八岁,应比你大,以后我就唤你执弟了。”

阿执磨蹭了半天,才说:“其实,我也不晓得我具体多少岁了,但,我肯定比你大,你叫我执弟我要亏大了。”

罗奕豪爽道:“不管了,我生得比较壮实,这个大哥我做定了。我要保护你。”

阿执装作不情愿地应道:“好吧,罗哥。”

03

杀机是在他们快要抵达灵山的一天夜里袭来的。他们那晚夜宿在一处古槐树下,明明还未到开花的时节,那株槐树却结满了一树白色的小花。

罗奕跑到树下,抓住那树干,摇了摇,立刻落下来薄薄的一层,他高兴坏了:“以前每年七月的时候,在弯月门,月婆婆都会采了些来包在荷叶里,做槐花蒸,好吃极了,可惜,自打月婆婆五年前去了之后,我再也没有吃过那种味道的槐花蒸。”

阿执咂巴了下嘴巴,他没有吃过槐花蒸,也想象不出是何味道:“罗哥,我们还是去别处夜宿吧。这树瞧着有古怪。”

罗奕却不肯走了,他仰起脸来看着满树的槐花,神情柔软:“一棵树而已,能有何古怪?今夜就宿在这里吧。我想念月婆婆。想在槐花香气里多呆一会儿。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呆在月婆婆的身边。”

“奕儿,奕儿,是你吗?”迷蒙的夜色中,闪出来一个老妪模样的妇人。

罗奕欣喜地迎上去:“是我,我是奕儿,婆婆,你来看我了,这些年,我好想你,你过得还好吗?”

罗奕准备扑进那妇人的怀里,就像儿时,他无数次扑进月婆婆的怀里那样。然而,一道身影却比他更快地扑了过去。他只看到银光一闪,阿执手中的剑贯穿了月婆婆的身体,她倒了下去。

罗奕厉声喝道:“阿执,你在干吗?你杀了月婆婆?”

阿执提着剑道:“我没有杀她,她在五年前本就死掉了,阿奕,你醒醒,你看到的不过是幻觉。”

“不,”罗奕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,这一切都那么真实。他不肯再搭理阿执,不管阿执怎样解释,罗奕都不说话。两人僵持着,连夜色都变得僵硬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从前方忽然走过来一名白衣女子,生得袅娜多姿,走动时,身上的钗环当当地响着,煞为动听。只是,她走路的样子不太利索,左脚似受了什么伤。

她一瘸一拐地走到罗奕面前:“公子,请救救我。我被镇上的恶霸硬抢去做小妾,好不容易逃出来,他们的人马很快就追上来了,公子,救我。”

罗奕听听到远处似真的有人马声向这边冲过来,不疑有他,他抱了抱拳道:“姑娘放心,在下虽不才,一定竭尽全力保护姑娘周全。”

那姑娘屈身福了福:“如此,多谢公子了。哎呀,”

那姑娘忽然叫了一声,身子歪了歪,仿佛是吃不住脚上的疼,要摔了下去,罗奕忙伸出手,准备扶住那姑娘。

阿执忽然冲过来:“我来扶你吧。”

阿执扶住那姑娘,挑衅地看着她的花容月貌。那姑娘咬着唇,忽然,她的身体,像破布一样,软棉棉地倒了下去,姑娘指着阿执,怨愤道:“公子好毒的心肠,竟要,杀,我。唔。”

待罗奕去看时,只见姑娘的心口插着一柄短刀。

“你,我真没料到,你竟歹毒至此。”罗奕失望地瞪着阿执。

阿执拼命解释道:“不,不是啊,我什么都没做啊,是她自己。阿奕,她不是人类,她是妖啊,你不要相信你看到的,都是那妖孽施的障眼法。是她自己杀死自己。”

罗奕却更加失望了:“阿执,就算是妖,又怎会自己杀死自己?哪有这么蠢的妖,她何苦闹这一出?”

“这,我目前还不知道,我很快就能查出来。”阿执顿了顿,急道。

“你走吧。我没有这么歹毒的兄弟,先前见你不谙世事,一派天真,却不想,竟如此毒辣。”罗奕赶走了阿执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离开后,那原本死去的姑娘又站了起来,像幽灵一样站了起来。

04

越接近灵山,罗奕越能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。

他曾听师傅说过,灵山布满了关卡,数百年来,有无数人硬闯灵山,但,多是有去无回。师傅怕罗奕会上灵山,临终前要他发下毒誓。此生不得上灵山。

但,罗奕还是违背了。他执意要找到上古神剑,了结叛徒,重振师门。因为那叛徒是他带入弯月门的,他无法原谅自己。

还好赶走了阿执,虽然结拜时说好了有难同当,他却不能真的把他也拉进来。若还能活着下山,他一定会去找他说个清楚。

罗奕握紧腰间的剑,耳目极力关注着四周的一切动静。忽然,前面的草丛里动了动,闪出无数只黑乌鸦,齐齐像罗奕扑过来。

他拔出腰间的驱邪剑,无数道银光闪过,一阵天昏地暗的较量后,黑乌鸦扑闪着翅膀从空中掉了下来。罗奕倒吸一口冷气,他的左肩膀上也被乌鸦啄出了一道口子,有乌黑的血不断渗出,罗奕从身上摸出一瓶草药涂在上面,随意包扎了下,继续前行。

上灵山的路,每一步都走得极为艰难,罗奕一路斩杀了许多怪物,最后终于来到了半山腰。而他已筋疲力尽,肩膀上的伤口不断扩大,他感觉半个左臂都快失去知觉了。

他看到了一处草屋,似专为他准备的,他走了进去,闻到了饭菜的清香,哦,不,是槐花蒸的清香。

罗奕心中一动:“里面有人吗?”

一个姑娘从里间走了出来,她,罗奕睁大了眼,他看到了女装版的阿执。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美上许多分。

“我是阿念。”那姑娘笑道。

罗奕完全呆住了:“阿念,阿执是——”

“我哥哥。”阿念利落地接道,“我们家里穷,从小我就被送到这灵山来做工。换些钱来贴补家用。”

“阿奕,我若有一个妹子,和我生得一模一样,你愿不愿娶她?”

“若天下间真有和阿执一般相貌的女子,罗奕当然求之不得。”

罗奕的脑子里闪过初见时,阿执无意间说过的话。他呆呆地在草屋中坐了下来,吃着阿念做的槐花蒸,那完全是记忆中的味道,眼泪像失控的山洪,不住地流出来,渐渐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“公子怎么哭了?”

“是这槐花蒸太好吃了。”罗奕吸了吸鼻子。

阿念似乎很开心:“那你多吃点。”

“嗯。”罗奕连吃了六碗槐花蒸,似乎想把这些年错过的都补齐。

吃下六碗槐花蒸的罗奕,忽然觉得全身上下充满了力气,就连他左肩上的伤口都奇迹般地消失了,他很惊奇地望住阿念:“姑娘在这槐花蒸中放了什么,为何我的伤口不药而愈了?”

“是我看公子受了伤,临时在槐花蒸中加了一味药。”阿念道。

“多谢姑娘。”罗奕起身,提上他的剑,看着阿念道:“看到你哥哥,替我向他说一声对不起,若有机会,我定会找他喝酒赔罪。”

罗奕说完便不再看阿念,转身出了草屋。

阿念追了出来:“你要上灵山,一路上要多加小心。把这个带上吧。”阿念递过来一串玉佩。

05

许是有了阿念的玉佩在身,此后的路,倒是轻松了许多,罗奕终于来到了山顶。等待他的却是那晚在槐树下向他求救的姑娘:“是你。”

“蠢物,真想不到,你还能登上灵山之巅。只可惜也是有命来,无命去。”那姑娘说着,神色忽然大变,从她的脑袋上慢慢长出两只犄角。她的身体像被灌满风似地,瞬间变得庞大起来。

罗奕拔出了驱邪剑。两人厮杀在一起。罗奕仿佛一夜间得了神力般,越战越勇。那姑娘顿了顿眉,眼光扫到罗奕悬在腰间的玉佩,她施出一掌,趁罗奕防备时,摘下了他腰间的玉佩。然后猝不及防地拿剑从罗奕的天灵盖上劈了下来。

一切都发生得这么快。根本来不及阻止。

罗奕倒了下去。

“哈哈哈。”那姑娘像疯了似地大笑,忽然,她的笑容顿住了,像见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物那样吃惊地瞪着那死在地上的罗奕。

那哪里是罗奕,分明是被罗奕赶走的阿执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阿执。”此时才寻到山顶的罗奕一来就瞧见倒在地上,被劈成两半的阿执,他伤心地欲扑过去,却被那姑娘拦住了:“你杀死了我的阿执,拿命来。”

姑娘的利爪伸向罗奕。忽然,姑娘的动作停住了。一把写着执念的剑忽然从背后刺入她的身体。

那姑娘笑得更加疯狂了:“阿执,你终于杀了我,也好,求而不得,太痛苦。你不爱我,杀了我也罢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姑娘大笑着倒在地上。化成了一滩红水,慢慢的那水又凝聚起来,变成了一把红色的剑鞘,上刻:上古神剑。

而原本插在姑娘身上的那把刻有执念的剑也掉了下来。

罗奕步履蹒跚地走过去,用颤抖的双手捧起那把剑,像着了魔似地叫着:“阿执。阿执。”

空中响起了阿执的声音:“阿奕,我就是你一直要寻的上古神剑,原谅我现在才告诉我,我原来可以幻出很多形态,有一天实在在这山上呆得太无聊,才去了人间。你见到我的那日,我正受劫,这都是命吧,从此,我只能做一把剑了。我不后悔遇到你,我只想问一个问题,若我有个妹子,和我生得一模一样,你可愿娶她?”

罗奕捧着执念剑,泪如雨下:“我愿意,我愿意,阿执,你回来好不好,我不要上古神剑了。我不要重振师门了,阿执。”

“大丈夫生而为人,做出的选择不能后悔,我也无憾了,从此,可以以剑的形式陪伴着你一生一世。”

阿执说完,那把原本还在罗奕手中的剑忽然自己飞入剑鞘中。只听当的一声,剑鞘合一,就像从未分开过。

罗奕捧起那把剑,像捧起一生最珍贵的宝贝般紧紧地搂在怀中。众里寻她千百度,原来,你一直以人的形态陪伴在我身边。阿执,我带你回家,生生世世,我们都不分开了。

(无戒365  第48篇文)

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www.3015.com,转载请注明出处:(执念)众里寻她千百度

关键词: